当代油雕理性回暖,未来10年格局市集何人主沉浮

艺术品并非生活必需品,惟有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这个市场才会显露头角。以往市场简单的将艺术品收藏、投资划上等号,导致天价艺术品频现,将大多数普通大众挡在了艺术大门之外。未来,艺术市场将重回正轨,把更贴近大众生活,更能被大众经济所承受的当代艺术品推向前沿,主导市场的交流与交易,让所有“爱美之人”皆能享受收藏的乐趣,也真正在整个经济市场中崭露头角。

日前在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上成交额达到了惊人的8.5亿美元,同时也成为了佳士得史上最贵的拍卖。同期举行的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拍卖虽然以3.44亿美元收官,相比过往最高拍卖额4.2亿美元略显羞涩,但依然出现了许多高价。正在进行的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上,油雕专场的当代艺术部分表现惊人。种种迹象表明,随着第一轮调整的结束,当代艺术正在逐渐回暖,油雕板块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已经成为拍卖场中藏家们关注的新方向。

最近,一直高歌猛进的房地产市场呈现疲软之态,有人说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终结,将逐渐下调。这让不少艺术市场的业内人士开始担忧未来艺术市场是否也会发生如此变化。对此,你怎样看?

图片 1

吴少华:我们知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艺术市场经历了一个爆炸式的成长,特别是近十年以来,发展得非常快,可以用一个“爆炸式的发展”来形容这样的发展速度。以拍卖来说,十年前一场标志性的拍卖会总成交额大约为几千万元,而现在任何一场知名拍卖企业的拍卖会成交额起码是几十亿元,甚至更多。相对之前,几乎是增长了100倍,市场规模扩充了100倍。

当代艺术市场情势渐明朗

这种令人惊叹的成就,在国外通常需要几十年或是上百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而我们仅仅用十年就实现了,确实十分令人担忧它的未来可持续性。可是,中国艺术市场是个特殊的市场,它需求庞大,拥有逐渐增长的购买群体,尽管不可避免的存在风险或是泡沫,在经历了前二年的调整后,我以为未来的中国艺术市场不会发生很大变化,只会越来越规范。大家逐渐理性地看待艺术品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理性地选择购买哪个门类的艺术品,出手将越发谨慎。

当代书画自2013年开始便出现了上升的态势,应该说这与中国书画板块的结构调整关系密切,在这次市场调整中,该板块释放出了一定空间,急需新资源的填补。此时,真伪鉴定相对简单的当代书画,在经过第一轮市场洗礼后,其价格逐渐趋于理性且能够普遍被藏家所接受,加上当代中青年艺术家的创作风格已经逐渐步入成熟期,在一级市场也拥有相对稳定的藏家群体,因此能够获得市场青睐。

胡建勇:没有过去,就谈不上未来。所以涉及这个话题时,我感觉应该先简说历史:在过去近30年中,中国艺术品实现市场价值的标志性渠道为拍卖会。盘点这个阶段,中国单件艺术品市场实现拍价,可以用“百万时代”“千万时代”和“亿元时代”来概括。今天,就是亿元时代。一件艺术作品上拍,价格过亿,再也不是天方夜谭。这一天的到来,可以佐证:黄金有价,艺术无价。当前,随着政府对文化产业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各种配套政策不断落地,正处在回调期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理性发展的春天。

从拍卖结果来看,继2012年贾蔼力《苍白的不只是你》以662万港元成交后,“80后”艺术家陈飞作品在苏富比(北京)以542万元成交,在创造35岁以下青年艺术家作品拍卖最高纪录的同时,也反映着新一代藏家的审美情趣。

中国艺术品之所以可以成为市场的“骄子”,藏家的“宠儿”,它除了得益于社会大环境优化之外,还有一点十分重要?熏那就是艺术品本身具有傲视群雄的气质。它的价值至少集中表现于几个方面:一是稀缺性。不可复制是它与生俱来的风采,这特质满足了藏家“藏少不藏多”的心态;二是易藏性。它不像房地产那样属地化,搬不动,搬不走,它可以跟随主人走遍天涯海角,且赏且藏;三是传承性。用国际标准评判,看一个贵族之家,除了财产,公益之外,拥有多少可以传承的艺术品,便是重要考量;四是增值性。艺术品从来就是重要投资对象,较一般商品而言,它经常创造以有限时间换取巨大增值空间的神话。尽管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的具体品种时涨时落,涨跌互现,但整体一路向好的大趋势,则毋庸质疑。

作为拍卖市场的风向标,
2014年嘉德秋拍油画雕塑专场首次对原有专场格局进行了调整重置,除去“灵感——艺术设计专场”外,其他三个专场共拍卖了235件拍品,其中155件成交,总成交额达1.12亿元。靳尚谊《和平的讲坛上》作为“基石——中国前辈油画家专场”中的一部重要拍品,其估价在1600万-2200万元,可是却意外流拍;在“承载——中国学院绘画及雕塑专场”中,尽管朝戈《两个人》以931.5万元成交,但并没有出现其他夺人眼球的价格。此次秋拍“开拓——中国绘画的多元化探索”专场让人眼前一亮,徐累所创作的《霓石》拔得此部分拍卖头筹,以620万元起拍、1600万元落槌,最终以1840万元成交,创徐累个人拍卖最高纪录。

当前,艺术市场以创造了天价的古代艺术品最受瞩目。那么,在未来古代艺术品仍将是市场主流吗?

“当代艺术经过一轮调整,目前情势正逐渐明朗。”
中国嘉德油画部总经理李艳锋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吴少华:艺术市场之所以能称之为市场,就是有一定的交易量,有一定数量的艺术品能够在市场中流通、交易。古代艺术品由于历史年代的限制,形成了其不可替代的稀缺性,收藏价值很高。可是同时带来的是存世量的稀少,使得它不会,也不可能大量的在市场中流通,仅仅是在少部分人手中流传,无法接近大众。这与经济市场的发展特性不符,不能满足市场流通需求,所以它肯定不会成为市场的交易主流,只适于藏于博物馆或是资深藏家手中。

与宏观经济一样,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处于结构化调整的阶段。这是一个并不缺乏资金的市场,而艺术资源的短缺是目前市场发展最主要的瓶颈。在古代和近现代艺术资源几近短缺的情况下,艺术品市场需要新的增长点,这个增长点只能来源于当代艺术。所以,未来艺术品市场将是一个高端艺术珍品价格上扬与当代艺术家资源被不断挖掘两者并存的市场。

我以为,在未来当代艺术品必将占有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成为交易的主体。这些当代艺术品不等同于现在所说的抽象、夸张的当代艺术,而是包含当代艺术。它囊括了当代国画、油画、雕塑、书法以及各个种类的当代工艺品,范围很广阔,简单说就是有当代艺术语言的、能反映当代艺术审美的、由当代人在当下所创造的艺术品。

理性回暖才能持久发展

胡建勇:不客气地说,中国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古玩,许多拍卖会上的所谓古玩,也多半有“新加坡”之嫌(新,假,破)。我之所以如是说,那是因为尽管我国具有悠久的文明和灿烂的文化艺术,但是,前人建设,后人破坏,是历朝历代的一个鲜明特点。且不说五四运动破坏一脉相承的优秀传统文化有多么严重,单说文化革命,那种对文化的破坏性,堪为登峰造极,多少历史遗存,多少绝代艺术被毁于一旦,那年代,全民焚儒,谈艺色变。你想想吧,经历了那场文化大灾难的中国,哪里还有什么古玩资源,即使有,那些十分有限的中国古代艺术品资源,也难以支撑起一个如今遍布中国东西南北的以拍卖古玩为主的市场。

尽管回流作品是拍卖的主要拍品组成部分,但随着藏家收藏兴趣的变化和当代书画自身价值的凸显,当代书画逐渐成为画廊、拍卖公司、学术界以及收藏界共同关注的焦点,因此,当代书画的市场行情近年来一直稳步看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收藏拍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